湖南师范大学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  在线投稿   |  ENGLISH
 欢迎您访问湖南师范大学网站!今天是:
站内搜索:
当前位置: 首页>>师大新闻>>师大人物>>正文

李云虎:诗词为底色 泼墨写人生

来源:湖南师范大学新闻网 作者:吴天孜 何纯洁 张琪 发布时间:2018年05月10日 20:30 点击:

李云虎,2017级公共管理学院思想政治教育专业本科生。在中央电视台播出的《中国诗词大会》第三季第七期的个人追逐赛中,与来自海内外的诗词选手同台角逐,谈吐之间尽显国学底蕴,展现了我校学子的风采。

(记者 吴天孜 何纯洁 张琪)且看云雁归处,气吞万里如虎。3月29日,在中央电视台播出的《中国诗词大会》第三季第七期的个人追逐赛中,来自我校2017级公共管理学院思想政治教育专业的李云虎同学站在了比赛的现场,谈吐之间尽显国学底蕴,展现了我校学子的风采。

云海苍茫,虎啸深潭而不惊

站在舞台上的李云虎,朗朗如日月入怀,谡谡如劲松下风,濯濯如春月柳。答题时一丝不苟的他,若登山临下,幽然深远,双眸闪闪若岩下电,让人感受到古典诗词的无穷魅力。

少年亮相,伴随着急促的鼓点和观众席热情的“云虎云虎,气吞万里如虎”的呼声,李云虎依然从容不迫、波澜不惊地走上舞台。在介绍送给董卿的篆刻作品“卿心”时,他娓娓道来,谦逊有礼。几场比试过后,因为心态的波动,他不慎惜败赛场。

事实上,正如李云虎所说:“站到中国诗词大会的舞台上,就无所谓成败了,只是学习。”在嘉宾讲述纳兰容若爱情故事时,他探着脑袋,目不转睛,时不时点头致意,听得十分入神。嘉宾讲毕,他才恍若下课铃响,念念不舍地回神比赛。自始至终没有一个镜头展现过他因为战胜百人团选手而喜不自胜。他展现了对诗歌由衷的热爱,而不仅仅是展示记忆力。如此少年,如果说他在舞台上拥有吞万里如虎的气概,一定是因为诗词本身带给他的磅礴。

书香年景,独摹史经以入梦

从金戈铁马,到琴棋书画;从大漠孤烟,到水墨江南;从百里雷震到千里婵娟;从夜雪初雯到朝辉甫上,在四季默然交替里,在岁月寂然运行中……李云虎心有猛虎,却在一首首诗词歌赋中细嗅蔷薇,时而大恸,时而微喜,时而寒霜彻骨,时而微风拂面,让我们感受到了少年对中国文化难得的志趣。他说起对《离骚》的执念,《离骚》兼有《国风》好色而不淫和《小雅》怨悱而不乱的优点,所谓才高者菀其鸿裁,中巧者猎其艳词,吟讽者衔其山川,童蒙者拾其香草。他在其中感受到了说不清道不明的魅力,也曾如痴如醉地记诵各个片段,而今的他仍想找个时间让记忆中的这些碎片连缀成章。

林清玄曾说:“你的气质里,藏着你走过的路和读过的书。”学习古诗词的效果从来都不是立竿见影的,它一点一滴地滋养着李云虎的性格和气质。“清新庾开府,俊逸鲍参军”——这是他的追求所在。八味心境,终归浓茶一杯。他为人谦逊,将通过层层严格的选拔站到台上更多的归功于机遇。原本自认为还需要沉潜,想等待下次机会的他最后在辅导员的鼓励下还是接受了节目组的邀请。从“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到“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再到“莫笑农家腊酒浑,丰年留客足鸡豚”,在台上的他尽管微微紧张,但仍能从容不迫淡然处之,让人想起《诗经》所言“瞻彼淇奥,绿竹猗猗,有匪君子,如切如磋,如琢如磨”。在惜败之时,因抱着学习的心态而来,所以胜固欣然,败亦可喜。止步于擂主挑战赛的他,对诗歌的热爱却永不停息。

孔子有言:“诗可以兴,可以观,可以群。”在李云虎看来,参加比赛的这段时间里,五湖四海的人因为相同的兴趣爱好相会、相识、相交、相知。他结交到许多志同道合的朋友,遇见了很多有趣的灵魂,开阔了眼界,也增长了见识。

真正的诗意,即是优雅时光里赌书泼茶,挥毫泼墨的那份闲情逸致,也是琐碎时光里抬头看看那柳梢的月、檐角的星。李云虎说尽管自己的爱好似乎更贴近文学院的专业,但他不想将自己爱好变成定时定量的专业学习,唯恐因此削减了心中的兴趣。他说:“纯粹是出于对诗词的热爱,也不会很刻意地制定计划去背。”虽然传统观念认为打游戏比背古诗更为有内涵,但在他看来,这些爱好都始于内心的兴趣,初衷都是为了获得内心的愉悦,并无高下之分。兴趣,即是他精于书刻诗画的肇始。

一章印玺,可刻方寸之天地

一笔一画,精雕细琢,方寸之间,自有天地。每一次雕刻承载的是他对篆刻的兴趣,每一次执刀展现的是他对篆刻的认真,每一次成品推动的是他对篆刻的执着。几个月前,篆刻于他,不过是两个陌生的字眼,是一个从未接触过的领域。开始篆刻,是因为偶然看到朋友在玩篆刻,抱着试试的态度,李云虎便与篆刻结下了不解之缘,并坚持至今。谈及坚持篆刻的原因,他笑着说:“不过是因为喜欢罢了。”一个“喜欢”,说之容易,坚持却又何其不易。

宋严羽《沧浪诗话》:“诗者,吟咏性情也,盛唐诸人惟在兴趣,羚羊挂角,无迹可求。”李云虎又何尝不是把“兴趣”二字诠释得淋漓尽致呢?篆刻费钱,费时,又费精力,可他从未放弃,坚持如昔。不说一掷千金,可他遇到好的石头,好的刻章材料也从不吝啬,一次甚至会买二三十块石头。对他而言,石头不再冰冷,而是有温度,有情感,有灵性的,是他最忠实的篆刻伙伴。篆刻与其他写字画画的爱好相比,存在很大的危险性。当问及是否因刻章伤到手或者害怕伤到手,他一笑置之,甚至神态自若地与我们聊某位大师因为刻章而手被截肢的事。在他的眼中,我看到的只是一种兴致勃勃,一种淡然无畏。十几分钟,几个小时亦或是几天,作为学生的李云虎,他总能在学习之余抽出时间去完成他的篆刻作品。静坐一隅,一刀一划,在他的身上,我们仿若看到匠人的影子。

九层之台,起于累土。多年的书法学习,为他自学篆刻打下了坚实的基础,让他将那把刀,那块石运用得更加得心应手。自从开始,就未停止,或许会坚持一生。从开始到如今,短短几个月,他就碰过四百多枚石头,刻好二百多方印章,不知疲倦,也从未放弃。借着自学书法的基础,凭着不断地练习努力,他一步一步地提升着自己的篆刻水平。到如今,他已能做到用爱好养活爱好了。在未来,或许篆刻也会成为他一生的事业,他说道。

于他而言,虽然付出很多,但得到的更多。篆刻,让他用有限的时间得到无穷的乐趣,做自己喜欢的事即使再累不也值得吗?篆刻,让他认识了更多的人,交到了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篆刻,也让他找到了一件可以静静坐着,专心完成的一件事。把喜欢的事情做到极致,功到自然成,最终“止于至善”。正如古大德云:“成大人成小人全看发心,成大事成小事都在愿力。”他待篆刻,便是如此。

同仁志士面前,舌灿珠莲而谦逊有礼;方寸篆刻之间,精益求精又乐趣无穷。金石华彩,知白守黑,刀走凌云志,字形流云姿。我们每个人持身涉世,难免有过身不由己的时候。但李云虎却能既为志趣,又为稻粱谋。他始终有一种大火流金而清风穆然,严霜杀物而和气蔼然,阴霾翳空而慧日朗然,洪涛倒海而坻柱屹然的气度支撑,支撑着他的云淡风轻与从容不迫。于他而言,玩物从来非丧志,诗词或篆刻,都做自由歌。这正是他引人反思的力量,让人自问心之所驻,自问是否也有同他那般一苇以航、素履以往的能力与勇气。

编辑:刘金玲



上一条: 听我说——访我校英文辩论队
下一条: 胡馨月:淡淡香馨月 逐梦绘星辰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