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师范大学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  在线投稿   |  ENGLISH
 欢迎您访问湖南师范大学网站!今天是:
站内搜索:
当前位置: 首页>>师大新闻>>校园文学>>正文

大味至淡

来源:湖南师范大学新闻网 作者:方舒铭 发布时间:2017年12月12日 11:30 点击:

周末在家懒得出门,便自己动手煮了碗面。

幼嫩细白的笋丝错落地撒在面条上,清澈的面汤里漂浮着零星的葱花,只略加了些盐,翠绿和洁白相互映衬,颜色素淡得几近赏心悦目。明明是极其简单家常的做法,却意外得有扑鼻清香,叫人食指大动。

我吃过五花八门种类繁多的面条,最讲究的要数八珍面。鸡、鱼、虾三种肉晒得极干,再与鲜笋,香覃、芝麻、花椒四物一起研磨成细末,活入面条中,“拌宜极匀,擀宜极薄,切宜极细”,选料和工艺都极为苛刻。又或有丰盛的浇头,种类多得叫人无从下箸。如今想来,却都是用以辅佐的调料的味道盖过了面条的味道。

眼前的一碗素面是如此惊艳。我从不知道原来清汤面也可以如此美味,谷物的滋味在舌尖弥漫开来,仿佛带着长久的阳光雨露的滋味,唇齿留香。

最简单朴素的面条,叫做阳春面。古人取名的奇巧心思,当真无可比拟。剥落了所有浮华的外衣,只忠于面条的本质,清香、淡雅,就象阳春白雪一样平素。一口口,便如同煦风,不温不火地拂过心间。

由是观之,人间至上的美味是清淡。老子在几千年前就阐明了这点:“五色令人目盲;五音令人耳聋;五味令人口爽;驰聘畋猎,令人心发狂。”人一旦对酸、甜、苦、辣、咸贪求得多了,味觉就会受到损伤。随着年岁渐长,感官的敏锐也逐渐退化。如果我们依然热衷于鲜香刺激的食物,耽于口腹之欲,久而久之,味觉消退得越来越快,最终也便淡而无味了。

齐白石先生一生挚爱大白菜,他有一幅写意的白菜图上题着这样一句话:“牡丹为花中之王,荔枝为百果之先,独不论白菜为蔬之王,何也?”这大概可以算是对大白菜的最高级别赞誉了。白菜是一种普通而廉价的蔬菜,只要愿意,大可天天出现在食客的盘中案前。于是便宜的商品也因此有了个“白菜价”的戏称。白菜在古代叫菘,盖因它又颇具松树之品,凌冬不凋,四季常翠,所以常为文人称颂。白菜可做百样菜,大抵因为其性甘温无毒,中正而平和,一言以蔽之,便是“淡”。想来甘于日日啖白菜的人,必也甘于清贫至简,深谙“人间有味是清欢”的大道罢。

花花世界,缭乱的不是风景,而是人心。

人生于世间,就像一碗面。财富,权势,美貌,名誉,地位,亦如人生五味。无数人争先恐后地将它们加到自己的碗里,以求那被人称赞的口感。刺激丰盈的那瞬间过后,只余下长久的麻木和苦涩。

人生如面,求得太多,过于执着就会遮蔽了生命的本质。取物以淡为宜,对外在的功名利禄淡了,对内里的追求便越浓。修炼如此,终有一刻,你会品尝到生命的清香扑鼻。

(作者系文学院2015级学生)

编辑:吴天孜



上一条: 南桑压枝低
下一条: 第一次热切地拥抱你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