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师范大学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  在线投稿   |  ENGLISH
 欢迎您访问湖南师范大学网站!今天是:
站内搜索:
当前位置: 首页>>师大新闻>>校园文学>>正文

独行愿也

来源:湖南师范大学新闻网 作者:王娉 发布时间:2018年04月16日 10:10 点击:

翻开这本书,零碎的、断续的、明灭的,都是作者的纷纷思绪。随笔集辑,写书的人心思零碎,看书的人读得断续,这一场对话,明灭如卦辞难解。

《素履之往》,书名出自《易经》,而篇章名也多从中溯源。中国讲究含蓄,倒不爱赤裸裸地表达什么,他的文字却在组合中生成一些意外之趣。人们耳熟能详他一首《从前慢》,其生活也正是琐碎而缓慢的,其诗意与哲理却是零散而跳跃的,像他跃动在黑白琴键上的手,乐音令人恍然,只是一种难以言说的美,不动声色。

木心自言自己写得最好的是诗,却也说自己的诗不是用来读的。在这本集子里,他用文人式的幽默,淡漠地看透人情世故,絮叨自己的哲理,艺术家的浪漫随性涂抹几笔,描绘出时代生活的深浅。散文与短句,总让人试图用自己的神思点一柱香,氤氲着的,缭绕着的,迷失在文艺的“剪不断,理还乱”中。

小说如饮酒,情节曲折颇有荡气回肠之感,散文与诗如茶,咀嚼语言回味无穷。他以中国传统文化入笔,用艺术的眼光打量世界,字句短小而意蕴深长。犀利的想法与语言的淡泊美呈现精致的广阔,在茫茫中,探讨哲学、探寻人性、也探索时代。不喜的人看不惯他的冷,喜欢的人沉迷那份淡,而他只不过自我表达,独行之愿。

王尔德说“人生而为王,但大都在放逐中死去”,他却言:“自我流放者,视归如死”。美学,是他的流亡,他素履之往,自我跋涉,孑然一身,终此一生。他游离在我们之外,生前从未热闹,于是安静地,我们在沉默的文字中与他对话,仿佛听到泠泠乐音。

这些零散的表达历来褒贬不一,但这又何妨?语言之美胜过他的想法,艺术广阔我们何能了解,窥一管而知全豹,本就是虚妄。我本不善评论,却只坚持着言不尽意,他寥寥几笔道尽人间无数,承载了太多厚重,浓得化不开。而我们的评价不该以是否能读懂为标准,毫无顾忌地把厚重奉为经典。真正的文学从来不是想要直接告诉人们什么,而是读者自己去获得什么。于琐碎中细细品味,读者得其个人心声,作者本身并未希冀谁去读懂,去赞同,甚至为之摇旗呐喊,盲目地追捧……

在这样一个碎片化阅读的时代,我们越来越习惯去直接获得些什么,而对需要反复琢磨的东西却不屑一顾。然而,文学、哲学、抑或是艺术,从来不是三言两语可以剖析的,也并不只是大家之谈,执着于自以为苦思而无用的言论重要吗?阅读,总是过程大于结果的,你无法把握作者某字某句悄无声息地在你心里投下了影子,在你看不见的地方暗自生长,最终覆盖你,也塑造你。

读木心,风花雪月里听云雀叫了一整天,倒影出哥伦比亚,落下纷纷的情欲,仿佛回到从前慢。愿你我素履之往,赴一场美学的流亡,迷路与否,全在自己。

(作者系文学院2017级学生)

编辑:吴天孜



上一条: 风物之美与迁客之悲
下一条: 食•印象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