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师范大学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  在线投稿   |  ENGLISH
 欢迎您访问湖南师范大学网站!今天是:
站内搜索:
当前位置: 首页>>师大新闻>>校园文学>>正文

风物之美与迁客之悲

来源:湖南师范大学新闻网 作者:黄英如 发布时间:2018年04月22日 10:18 点击:

在阴沉沉的日子里,眼前湖水渺茫,与天色一样煞白泛灰,君山笼罩在一层缥缈难觅的薄雾里,显现出一派沉寂萧瑟的湖光山色。我站在岳阳楼上看着这派景象,心底泛起的是千百年来无数文人骚客曾会于此的感慨。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在一个又一个昼夜之前,他们曾经来过这里,一提笔,就是千古传唱的诗篇。

岳阳楼位于洞庭湖边,洞庭湖又是长江所育,南衔湘水,古时便有“北通巫峡,南极潇湘”之说。巴陵之东是江南,西边又与蜀地相接壤,往北走能到达长安洛阳,往南走是被贬之人多至的南蛮之地,于是其占据了唐宋时期水路与陆路交汇处的交通要津,是文人骚客,特别是谴谪之人的必经之地。这样看来,“迁客骚人”也就理应“多会于此”了。 如同杜甫所说的“昔闻洞庭水,今上岳阳楼”,早在唐代时,岳阳楼便已声名广播,许多文人或是慕名而来,亦或是机缘巧合之下路过,便前去拜访一番。当然,更多的是被贬谪之人,客居岳阳小憩两日,便来一登名楼,抒发郁结不畅之心境。有一种说法,言岳阳楼缘是贬官所修。唐初,颇有文治武功的张说因与姚崇有隙,于开元三年被贬岳州任刺史。在任时,修筑了岳阳楼。那时的岳阳楼还未曾命名,张说称其为“南楼”,有诗《与赵冬曦君懋子均登南楼》,便是在岳阳楼上所作。尾联“举目思乡县,春光定不殊。”抒发了被贬谪后的思乡之情。于是建楼伊始,就有了这种登高望远、抒怀感发的风气。后至李白,岳阳楼才被称为岳阳楼。

李白的几次登楼也极为特殊,就如同他本人的诗,没有人能学得来。但李白在其中所写所指,却将他登楼的情思深深地埋进巴陵胜状之中。其诗《与夏十二登岳阳楼》、《陪侍郎叔游洞庭醉后三首》 、《游洞庭湖五首·其二》等等,都是在摹景状物,而非直接抒情。“巴陵无限酒,醉杀洞庭秋”,虽是在巴陵饮酒,却不言人而言景,将个人心境寄寓在广阔的洞庭湖间。李白喜好这种宏达、旷达的表达,“且就洞庭赊月色,将船买酒白云边”将诗人本身放大,与洞庭、白云同等,能赊取洞庭月色,能船达白云之边际,也只有诗人之心,才如此宽阔了。但最能显现此心境的,莫过于“雁引愁心去,山衔好月来”了。愁心在李白这里是应当被舍去的,只有朦胧美妙的月色,才值得留恋与把玩。虽然李白也曾写过“白发三千丈,缘愁似个长”这样直抒胸臆的诗句,但在岳阳楼上,他的愁被藏在了江山胜景中,又随着白云盘里的小小的青螺一起,和着三分醉意,飘散在洞庭湖边怡人的晚风中。李白笔下,巴陵总有说不尽的风物之美。

但迁客之悲,却如同登楼时沉重的脚步声一般,如缕不绝地回荡在岳阳楼上。杜甫登楼时的大悲大苦,与李白轻巧缥缈的醉意似乎截然不同。“亲朋无一字,老病有孤舟”乃字字血书,句句泣涕,湖水凝滞,山色无光。杜诗如木,心实而坚直,多有学者,出师者有陈与义,一首《登岳阳楼》,“万里来游还望远,三年多难更凭危。白头吊古风霜里,老木沧波无限悲”,见得到《登高》的精与神。也是万里来游后登楼望远,陈与义作为宋人,承袭了唐诗,特别是杜诗一脉的壮美之苦吟,而非凄美。在岳阳楼上,陈与义看到的是树木垂垂老矣、水波沧沧如皱。同是无限,李白喝的是无限酒,而陈与义看到的是无限悲,这便是岳阳楼千百年来的积淀的近乎“无限”的审美意趣。

一楼何奇,乃千人千眼千般景致,岳阳楼以其胸怀,海纳了千百年来数不清的文人骚客,登楼之时,无人不为眼前美景所触动,但他们各自境遇却又不尽相同,无论出于何种缘由,他们最终都登上了这座楼,可谓殊途而同归。文人也是共通的,所谓“后之览者,亦将有感于斯文”,一首又一首的诗篇,承载的是吾与子的失意或是得意,蕴含的是永恒的文人怀抱。由此,楼中墨香,历久弥新。

(作者系文学院2015级学生)

编辑:吴天孜



上一条: 乡关何处
下一条: 独行愿也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