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师范大学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  在线投稿   |  ENGLISH
 欢迎您访问湖南师范大学网站!今天是:
站内搜索:
当前位置: 首页>>师大新闻>>校园文学>>正文

宗教与中国文化

来源:湖南师范大学新闻网 作者:常丹丹 发布时间:2018年08月29日 13:30 点击:

在人们的平常的观念认为,中国古代封建王朝是一种君主专制制度,一个国家的人和物都由君主掌握生杀之权,但是在如今当人们以一种新的眼光去看待中国的封建王朝,人们发现其实古代的君主其实并不是那种权势逼人的光芒,因为毕竟皇帝一个人是治理不了天下的,他需要从统治的人群中选出“精英”,但是这更像是一种交换,皇帝给予大臣们俸禄,土地,权势,而大臣们则宣布效忠于皇帝。但是这种关系的建立并不是十分牢固的,因为在这方面,皇帝所要分享自己的权力,而大臣们似乎只要用忠心来交换就可以了,但是并不是所有的人都具有这种信守诺言的品德,于是有了众多以下叛上之事,遂有侯景杀梁武帝,宇文化及杀隋炀帝。于是皇帝将这种承诺渡上了一层神圣的光环,将这种政治的事情变成了一种关乎道德的事情,而皇帝所用的神圣的工具就是儒教。

在汉武帝时期,听从董仲舒的意见“罢黜百家,独尊儒术”,但是此处的儒家学术并不是一种孔子的那一套,这个全新的儒家思想融合了道家,阴阳家,法家的一些思想,但是这并不像思想本身的改变那么简单,当我们所纠结的思想问题,以及大部分去夸大儒家思想的适应性,但是这种适应性并不是儒家思想的本身,而是汉武帝将这种儒家思想变成了一种宗教,及儒教。也许人们认为宗教就应该像基督教,伊斯兰教和佛教,用一个当代人认为很无聊的做法,是一种迷信,是一种愚民的政策。然而事实并非如此,我们只是看到了这种文化现象的外表,并没有从深处探索这些宗教深藏的共同性,德国社会学家马克斯韦伯在他的《新教伦理和资本主义精神》中曾说,以基督教,伊斯兰教,佛教,印度教,犹太教和儒教这种世界性的宗教都是以先知和预言作为支柱的高级宗教。先知分为两类:伦理型和楷模型,伦理型往往将自身作为神在世的代表,要求他人服从,而楷模型先知则以身作则,在传道时不提神圣使命和义务服从,只求诸那些得到救赎之人的自身兴趣和利益。一切宗教都对尘世拒斥的倾向,这就是“救赎观念”。宗教作为这种的救赎常用两种方式,一种是入世方式(禁欲主义),另一种是出世(神秘主义)。汉代的儒家思想作为一种儒教的内壳,而孔子则就成了儒教的图腾,人们并不需要十分了解孔子的真实思想,只需要崇拜孔子这个形象就可以了,因为偶像的力量如此巨大,后世总是以自己当世的利益来对待这种偶像,人们开始用自己的当世想法来阐述偶像的说法,而皇帝正是这一思潮的推动者,而这则尽可能维护统治阶级的利益,于是有谁会关注孔子在何种社会背景下所说的话呢?正如埃里克霍弗的《狂热分子》所言“耶稣不是一个基督徒,马克思也不是一个马克思主义者”。于是后世的统治阶级开始对孔子进行加封,直至成为中国历史文化的“圣人”。正是这种偶像崇拜,并且通过社会的仪式来强化这种思想在人们意识中的领域,如问祖,祠堂,宗庙。皇帝正是通过这种文化,来对大臣们进行思想,伦理的控制,从而使大臣们不敢反对皇权,因为他们是社会被统治者中的精英。根据社会学家吉登斯的概念,精英并不指那些从被统治阶级脱颖而出上升到统治阶级的人,而是包含了各个行业中熟练的人士,统治阶级需要不断的吸收这些精英,并且淘汰统治阶级中的废物,从而保持统治阶级的品质。但是当这种循环发生破裂时,被统治阶级的精英并没有被吸收到统治阶级中,就会造成社会的动乱。因此皇帝需要制定精英的标准,来吸取精英来分享他的权力,并且加以文化上的影响与控制。

当儒家思想作为儒教的内涵我们就不难理解中国古代的法律制度,根据美国法学家伯尔曼《法律与宗教》所言:法律其本源来自于宗教,法律与宗教并不是排斥的,双方其实是相辅相成的,法律不只是一套规则,它是人们进行立法、裁判、执法和谈判的活动。它是分配权利与义务、并据以解决纷争、创造合作关系的活生生的程序。宗教也不只是一套信条和仪式,它是人们表明对终极意义和生活目的的一种集体关切——它是一种对于超验价值的共同直觉与献身。法律有助于为社会提供维持其内部团结所需要的结构和完型;法律以无政府状态为敌。宗教则有助于给予社会它面对未来所需要的信仰;宗教向颓废开战。法律以其稳定性制约着未来;宗教则以其神圣观念向所有既存社会结构挑战。然而,它们同时又互相渗透。一个社会对于终极之超验目的的信仰,当然会在它的社会秩序化过程中显现出来,而这种社会秩序化的过程也同样会在它的终极目的的意识里看到。因此我们用现代的眼光说中国古代法律的不健全,那是因为它是来源于当时的儒教,它所代表的是统治阶级的利益,所灌输的是儒教的思想,是与当时的社会心理是契合的,双方彼此补充。

(作者系公共管理学院2015级学生)

编辑:马思璇



上一条: 为了最后的胜利
下一条: 空间与时间之思——读费孝通《多元一体格局》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