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师范大学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  在线投稿   |  ENGLISH
 欢迎您访问湖南师范大学网站!今天是:
站内搜索:
当前位置: 首页>>师大新闻>>校园文学>>正文

师大草木犹忆否

来源:湖南师范大学新闻网 作者:唐池子 发布时间:2018年10月29日 12:54 点击:

毕业20年,正好师大建校80周年,那也就是说,当年入校时,走进的是一所60年历史的学校,60年也不算年轻,可是师大给我的感觉却更加古老,是因为它的位置处在湘江和岳麓之间,是因为它有一个非常著名且古老的近邻——岳麓书院,还是因为后来遇见的满学院很古典很文学的夫子老师们,才会有这种错觉?我不明白。

第一次在岳麓山顶看到山脚林间隐现的墙垣屋顶,我就决定报考这所学府。我的高中语文老师告诉我,如果一个人上大学,就可以整天坐在一个巨大的图书馆里看文学书,想看多少想看多久自己说了算。眼前这所背倚林麓、前临湘江的学府,一定有一个这样巨大的图书馆吧。顿时,少年心中的向往如褐鸟凌空。

所有关于师大的记忆,就这样搭乘着一辆晃荡荡的公交车,穿过湘水茫茫,不管不顾地驶进了师大苍青色的背景里。记得当年的日暮,每次返校,永远有一层深蓝的丝帛般淡薄的雾霭,飘带般环绕校园。山色寂寂,蓝带飘然,我心中的校园,是记忆里的一点蓝。

如果今日手中有画笔,想在记忆的屏风上挥毫,让那点蓝晕染开去,黛青峰耸,潇水苍茫,远影里隐现褐瓦红墙,褐鸟成阵。不管岁月如何,发展如何匆匆,师大永远定格成我记忆里的这幅山水,清雅雅,雾蒙蒙,是我心中那个蓝薄薄的遥远远的飘渺渺的梦。

那时候我最爱清晨。6:00,岳麓山还没全醒,山雾如白乳,顺着窄陡的石阶向上,步步深陷白乳中,鸟鸣像被清纯的山雾洗过,每一声都从美妙的喉管里流出来,栖落进我的心谷里。我的心啊,变成了一条流淌的潺潺小溪,脆亮亮地奔跑,如一道雪白的山瀑。

一路攀到爱晚亭,一个人也没有,爱晚亭下的小湖里,一只斜靠岸边的小竹筏似乎等着谁。这时寺庙的晨钟响过,瞬间满山的空灵覆盖满身。

“停车坐爱枫林晚,霜叶红于二月花”。这一刻的我实在比唐时的杜牧更幸福呵。一山的空灵,一亭子的空寂,感觉躯体轻如蝶翼,随时可以振翼而去呵。这时候实在要做些什么才好呢。抓起卷成书筒的课本,展开,诵读《诗经》吧。

在爱晚亭诵《诗经》,一共诵了多少首?忘了。记得麓山小径旁多生长野生树丛,最多的是金桔树,长出小如鸟蛋的小桔子,少有人吃,但是清香无比!念完《诗经》,回师大的小径上,这时山雾已经散去,那些清香的小青果在带着露水的枝头诱惑着我,顺手摘几个。走进寝室,满室仍然静悄悄的。在每个酣梦的蚊帐边悄悄放一枚青果,那可是从仙国返回的福利啊,小姐妹们,曾记否那些尚留存着山间仙露的小果?

师大的草木被岳麓的绿色覆盖,如今记起,除了映山红,没有任何其它鲜艳浓烈明亮炫目的花朵,绿,终年的绿。

最熟悉的路是木兰路,一如路名,开纯白的木兰花,这种花比上海的白玉兰小一号,香味也淡雅些。这条路也是师大最热闹的路,算得上当年师大的交通动脉,从宿舍到教室,从教室到宿舍,人群在上面来来往往,一字排开的食堂群、开水房、浴室,热气腾腾的饭菜香,白茫茫的水蒸汽,沸腾的校园生活。

早上总有几个穿着素洁的老阿姨,提着一大口双耳深锅,来木兰路卖当归蛋,锅下永远烧着现在很难见到的藕煤炉子,红枣、当归、鸡蛋在噗咚噗咚地熬煮着。炉底开个通风小口,红彤彤的火影从那里透出来,慢火煨着的当归蛋香也慢慢穿过隆冬的寒冷。逆风走向冰凉教室早自习前,喝一碗热乎乎的当归蛋汤,哦,那碗配方独特的当归蛋汤,暖和了清瘦女生的整个隆冬。

到下晚自习时,木兰路就摇身一变,成了一个火热的夜市。一字排开顺路而搭的烧烤摊麻辣烫,附近的小摊主们用他们的热情照顾,配上火辣辣油汪汪的夜宵,犒劳饥肠辘辘的夜行人。那时已经口味清淡不敢嗜辣的我,依然会兴致勃勃地欣赏室友们勾着脖子吸吮辣死人的凤爪猪蹄,仿佛自己也在过瘾地享受一把味蕾的刺激。每一次,都会为那种在重辣面前举重若轻、食如甘饴的勇敢而默默感动。

当然,木兰路上也有那时我厌弃的风景,那些看上去情意绵绵的情侣,在我眼里却是俗气不堪。那时的我以为世上的真爱只有遥遥相望,心中石破天惊行为上隔若参差,高山流水才是我崇尚的爱情。校园亲密无间的情爱,我心底是厌弃而鄙夷的。真遗憾,我心底最深的角落对那些可能青睐过我的男生也是厌弃过,鄙夷过的。那时的我披着一头无羁长发,指间夹着一本卷起来的小说,独自飘荡在络绎不绝的木兰路,身上沾染着木兰的清香。我把自己泡在真的非常巨大的图书馆,看了很久很久的书。

师大最多的树,是高大的香樟,一园子一园子的,在香樟树下的石凳上看书,满鼻子香樟香味。师大的花朵有栀子花(许多拐角处都有)、米兰(花坛里到处都是)、紫罗兰(在岳王亭前的旧房子学有一大丛,我刚知道,那种花其实真名叫紫竹梅),文学院的院子里应该还有别的一些小花草吧,但是记忆却一片模糊。记得最深的仍是文学院前坡上的那一大片鸢尾,蓝紫色的,却并不似梵高笔下的鸢尾,颜色浓烈姿态扭曲,充满沉重的矛盾和力量。文学院前坡的鸢尾却是幻梦的,文学的。在文学院前坡拾阶而上,抬眼突然看见阳光下闪烁一片蓝紫光芒,像突然遇见了一个梦,又像邂逅了飞舞的翩翩蝴蝶,非常奇异。蓝紫的梦幻之蝶们,今天,还在阳光下飞舞吗?

师大给我滋养深远是黛青山水、满园草木,还有如山水草木般丰饶深情的老师们。在这里,我认识了一群可爱的古典文学老师。我为之沉醉的古典文学博大精深,从我们的古典文学老师那里学到的却不仅有扎实的知识,对我影响更为深远的是,他们中大部分人将这种古典精神内化成他们人生价值的一部分,从他们的讲授中可以一瞥他们的生命观价值观,有的淡泊如菊,有的素雅如兰,有的耿直如竹,有的坚忍如松,他们千姿百态,向历代文学典籍敞开一份赤诚的真性情,也向我们袒露了一份可爱的书生气。除了古典文学,外国文学、阎真老师教授的当代文学,我也分外钟情。

就这样四年,文学和传授文学的先生们,如同岳麓的暮鼓晨钟,在不知不觉中悄悄叩击着我,塑造着我。我的文学梦在这里启航,用笔名陆续发表文字。那时的文字当然稚嫩,却有一股子古典味道,的确不自觉地是被吸引和被感召。就这样,当年的懵懂少女,跨出师大校门时应该多了点什么,文学的风骨,内心的坚守,也许两者兼而有之吧。回望自己的成长,这些年觉察自己正是在师大被内化成一个纯粹的中国人,池也何其幸哉!

感谢母校,感怀师大山水草木和如山水草木般丰饶深情的师辈们。

一园草木,记忆一生。

祝福母校,祝福你们!

(作者系我校文学院1994级校友)



上一条: 别友人
下一条: 母校八十华诞抒怀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