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师范大学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  在线投稿   |  ENGLISH
 欢迎您访问湖南师范大学网站!今天是:
站内搜索:
当前位置: 首页>>师大新闻>>校园文学>>正文

早春三月的雨

来源:湖南师范大学新闻网 作者:陈伯伦 发布时间:2019年03月15日 13:27 点击:

三月逢上江南,雨水就不间断地下起来,不是倾盆的大雨,是细细长长的缠绵。空气湿湿润润,天色昏昏沉沉,仿佛四季之始的春天,还未抬起眼睑。

春天的雨,起初伴着料峭春寒,随着就是一场春雨一场暖,等到这初春细雨的主场散后,准保又能使人不经意脱口说出“烟花三月下扬州”以及““杏花春雨江南”等的诗词来。

可多雨的初春最是难熬,从清晨开始,雨便不间断地下,一下往往是一整天,及至夜半,灯熄人卧,牛毛似的细线仍不停地在空中织着,人蜷缩在褥子中,听不见任何生灵的声音,只有屋外的雨水划过空气滴在石板上发出嘀嗒嘀嗒的声响,听着冷雨淅淅沥沥地泻在屋檐瓦片上,高低起伏地奏着由远及近的清响,听众便在这霏霏雨细的乐音中进入了睡眠。

解缙在《春雨》中写“春雨贵如油”,对于南方的春耕、春播,雨水总与“瑞雨兆丰年”同意,算作是个好的兆头。但在城市,湿湿潮潮的三月天并不显得如农村的早春三月一般可贵了,只使人觉得心中郁闷,顿生反感。

故而若遇见三月雨季,自然最该住到村镇里去。住在村镇,你可以在细雨中撑着伞慢慢地走,一面赏雨,一面看花,别有情趣。若家住苏杭一带,则又是另一番的幸运,南方江浙旧镇的小巷拱桥多由青石板铺成,而青石板制成的桥又是江南烟雨三月的象征物,若只身撑伞走在桥上、巷道中,总会使人忆起戴望舒的彳亍、丁香般的姑娘以及民间代代相传的断桥送伞的许仙的爱情故事。

在早春三月的村镇赏雨,步行是最佳的选择,踩着闲逸的步子,不快不忙地踱着。沿路步行,踏过平整的青石板,低头弯腰,走过打头的春枝,时不时还得留心一丛丛带着细珠的春草,稍不注意便会沾湿了裤角。路是曲曲折折地卧着,雨雾弥漫,常迷住过客的眼睛,人于雾中徐行,目力所及不过几米。路角急转,忽遇一阵长风,雨雾散开,眼前竟生有一池春水,岸畔立着山茶,粉红的山茶花径自地开着。

若是步行累了,也尽可泛舟,玩味一把烟雨行舟。从岸头上船,泛舟湖上,眼前尽是雨雾朦胧,像是轻盈的绸布,浮在天宇。三月的雨形态多变,仅在船上看,有时是长长的丝线,将天空与湖面想连;有时成了跳动鼓点,击打着来乌蓬与叶面;有时只是一缕轻烟,自顾自地在风中飘荡。

北方的朋友来南方游玩,见到雨中的行人多有不解,便问我,在南方,对于肉眼难见的雨丝,众人为何要撑起雨伞?对于这一问,我起初也大有疑惑,后来我便渐渐地明白起来——对于少数者而言,在南方早春三月的雨雾下撑伞行走,大部分是真作避雨的打算,在这少部分中的极少数人却是为了寻找江南雨巷撑伞的意境,而除去真作避雨打算与寻找意境的人外,多数行人撑伞与否多取决于地面被雨水濡润的程度,以及是否有他人撑伞罢了。

(作者系文学院2017级学生)

编辑:夏汝



上一条: 历尽千帆仍少年
下一条: 我站在雷锋塑像前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