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师范大学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  在线投稿   |  ENGLISH
 欢迎您访问湖南师范大学网站!今天是:
站内搜索:
当前位置: 首页>>师大新闻>>校园文学>>正文

春风化雨润物无声——写在刘筠奖学金十周年之际

来源:湖南师范大学新闻网 作者:王接词 发布时间:2019年04月04日 18:46 点击:

刘筠奖学金是我校第一个专为理工科研究生设立的奖项,这一奖项的主要评奖依据是学术创新。今年是我校“刘筠奖学金”设立十周年,尽管十年时间过去了,回想起当时得知获奖时的情形,我依然抑制不住心底的激动。

2009年是我硕博连读阶段的第二年,也是最艰难的一年。一方面,由于考研分数较低,我是我们那一届为数不多的几个自费生之一,经济和精神上的压力都比较大。另一方面,这一年我刚刚艰难地完成了自己学术生涯的第一个研究工作。得知获奖时,我既惊喜又感动,这份惊喜和感动既来源于自己刚发表于《Phys. Lett. B》的第一篇学术论文获得了评审专家的认可,也因为之前一年多作为自费生不能参与各类评奖的阴霾被一扫而空。

我清楚地记得,颁奖会的当天,刘筠老先生戴着鸭舌帽、拄着拐杖、穿着一双黑色的布鞋,颤颤巍巍地走上主席台,用他那慈祥、缓慢却又充满力量的声音,为我们讲述了他设立这个奖学金的初衷,希望用自己的力量激励晚辈学子们潜心学问,不为外界诱惑所动,能下苦功夫,能坐冷板凳。刘筠老先生说,一个科研工作者,能取得成功主要有三个因素:勤奋、机遇和悟性,许多人以为悟性和机遇比勤奋更重要,而事实上却恰恰相反,不管是科学史上的大佬们还是他身边的同行和学生们,在同样的基础和环境下,取得最大成绩往往不是最聪明的,而是最勤奋的。老先生说,教育要在教学生读书、做人的基础上,教会学生做事,提高学生的实验技能。因此,老先生设立专项奖学金,不但要奖励那些品学兼优的研究生,更要奖励默默地在理科实验室建设中做出突出贡献的学生。十年以后,老先生的这番话依然余音绕梁,每当我想偷懒或者是遇到瓶颈时,总会用这一番话来激励自己。

这次获奖给我认可和鼓励,同时也带给了我信心,它让我意识到了就算本科阶段基础一般,悟性一般,但只要努力,依然可以做出优秀的研究工作。在接下来的2010年,我在美国物理学会《Physical Review》系列期刊发表了两篇学术论文,其中一篇获得了牛津大学Vedral教授等学者用“exhibit new aspects”、“offers a new method”、“originally explored...”等词汇高度评价。

这次获奖也让我有机会更多地去了解和学习老先生的治学和为人。2010年我获得了欧盟奖学金到米尼奥大学学习,跟我一起获得奖学金并一起学习了两年的还有我校生命科学学院的张允雷博士,通过他我对老先生有了更多的了解。允雷博士告诉我,老先生从大学毕业分配到我校生物系工作,一生都没有离开过我们学校。尤其是当选首批中国工程院院士以后,面对各种接踵而至的荣誉和各种名校开出的优厚条件,他依然能坚守初衷。老先生本人非常清廉,也非常简朴,他的儿女也并不是每个都家境优裕,但当时他却愿意拿出100万元设立“刘筠奖学金”。老先生不仅帮很多学生交过学费、买过机票,关心每个学生的学习和生活,毫无架子地跟学生拉家常,工作之余还会参与到学生的课余活动中。时至今日,我还清楚地记得当时听到这些时发自内心的震撼和崇敬!作为一位大教授、地位尊崇的院士,老先生生活中的这些细节对之前不熟悉他的我而言真的是无法想象。老先生让我们崇敬的不仅包括他从未停歇的勤奋攀登精神,严谨的治学态度、渊博的学识,更有高洁的人格风范。

高山仰止,景行行止,虽不能至,心向往之,刘筠老先生的高风亮节春风化雨般滋润着我的人生,影响了我过去十年的求学科研之路,也将激励我在未来的教书育人和科学研究中更加努力,传承老先生的精神。非常遗憾的是,2015年刘筠老先生逝世的时候,我正在国外访学,未能赶回来送别,在这细雨纷飞的清明时节,只能用文字来聊表感恩和寄托哀思。

作者简介:王接词,第一届刘筠奖学金获得者。1983年3月生于湖南邵阳,现为湖南师范大学物理与电子科学学院副教授,Nature旗下Scientific Reports杂志编委,入选湖南省“湖湘青年英才”和“121创新人才工程”计划。发表包括Physics Reports综述等SCI论文36篇,主持湖南省杰出青年基金、国家自然科学基金等8项国家和省部级项目。“国家优秀自费留学生”奖获得者(2012)、湖南省优秀博士学位论文作者(2014)。



上一条: 桃李不言下自成蹊——写在刘筠奖学金十周年之际
下一条: 邮寄阳光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