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师范大学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  在线投稿   |  ENGLISH
 欢迎您访问湖南师范大学网站!今天是:
站内搜索:
当前位置: 首页>>师大新闻>>校园文学>>正文

像不像

来源:湖南师范大学新闻网 作者:刘涵钰 发布时间:2019年04月15日 17:51 点击:

我一直觉得,我和我妈很不像。

她长得极和善,眉眼弯弯的模样,说话往往是和气而友善的,快五十岁的年纪还是透着少女的光泽感,一直是家中让人喜欢的,小孩子都爱往她怀里凑,长辈喜欢和她说知心话。

我不是个爱笑的人,不算太丑,话语处处夹着针尖麦芒,家里人只惯着我的脾性,弟弟妹妹从来不敢乱翻我的东西,因为我沉下脸的模样往往会吓哭他们。

温柔的女子大部分是水做的,她也不例外。母亲是个爱哭而胆小的人,喜欢用眼泪释放情绪。小时候我常常一脸淡定地看着她在电视前泪水涟涟,路上偶遇的老鼠和狗也会让她往我身后躲,怕各种各样的昆虫,鳝鱼和泥鳅也会让她头皮发麻,参加的葬礼中她会哭的比当事人更厉害,当然,她也很怕痛,会皱起整张脸表达自己不快的情绪,撇撇嘴洒下一串眼泪。

在面对悲观与让我恐惧的东西时,我常常习惯让自己冷静,毕竟哭这种事情对我来说太丢脸了,我不喜欢自己连面部表情都无法控制的样子,虽然撑久了总会以失败告终,但该有的面子还是不能丢的。

她有自己的朋友圈,喜欢分享自己做的食物或是我做的失败品,喜欢在游玩之后写一首首的打油诗;而我常常写些仅自己可见的胡说八道,还常常用公共平台公然发泄自己的负面情绪徒增友人不快,硬生生搞出了一副为赋新词强说愁的样子。

她力气不大,炒菜的时候都拿不起锅子,而我作为家里最高的女孩,一直是大力神般的存在,年货、行李常常单手扛起,一直是帮家里人扛包的存在。

所以我一直觉得,她没办法帮我解决问题,很多事情我也就不太乐意让她知道,但是如果涉及到身体的重大问题——毕竟身体发肤受之父母,还是得如实以告。

我坐着她站着,眼前的医生嘴巴一张一合,像只鱼似的吐泡泡,“你这治不好了。”医生很冷静,我抬头拧着眉毛,虽然想骂骂咧咧,但还是妥协的笑了笑,虽然我知道那一刻我笑得格外难看,是我讨厌的无法控制面部肌肉的样子。

之后医生让我出门,和母亲沟通,我就坐在门外的候诊椅上,撑着下巴假寐,他俩的声音都低低的,有些隐约的不真实感,我偶尔往门内看,她的脸皱巴巴的,是我熟知的快哭出来的时候,她的声音朦朦胧胧听不真切,不过我听过她在哭泣时说话的那种声音,是有点颤抖的还带着浓浓的泪意,完整地彰显她的脆弱。

推门的声音轻轻的,我能感受到她的眼神聚焦在我身上,时而又散开,然后落在我的伤处,仿佛要把所有的力气都用在这上面,我想睁开眼睛叹口气给她听,嘲笑她的脆弱,“痛的又不是你,你哭什么哭啊。”

我摆出了一副强硬的样子,这是我最熟练的表情,足以体现我的骄傲和坚强的那种,眼神里写着用不着你可怜我的那种。她看到我这幅模样,蹲下来笑着摸了摸我的脚踝和膝盖,明明眼圈红红的,但还是笑着的。

她说,“别怕。”

我很生气,明明胆小的是她,爱哭的是她,为什么在这一刻反而我是更脆弱的那个,更让我生气的是,一股热流猛地冲向了喉咙,仿佛下一秒就会倾泻而出。

我狠狠地瞪着她看,硬生生的把这种感觉憋了回去。随后我也笑着,挥开她想搀扶我的手,自己颤巍巍地站了起来。

“我有什么好怕的。”

她有些强硬的拽过我的手,硬是要扶着我,“我撑得起你的,”她认真地说,“我力气不大,但能撑起你。”

我忽然觉得,其实我俩挺像的,是深入骨子里的那种。

(作者系文学院2016级学生)

编辑:夏汝



上一条: 唐诗大美,击节叹赏——《美学散步》选评
下一条: 桃李不言下自成蹊——写在刘筠奖学金十周年之际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