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师范大学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  在线投稿   |  ENGLISH
 欢迎您访问湖南师范大学网站!今天是:
站内搜索:
当前位置: 首页>>师大新闻>>校园文学>>正文

京广线上的岁月

来源:湖南师范大学新闻网 作者:肖阳晨 发布时间:2019年05月17日 12:46 点击:

在中国五纵三横的铁路大动脉里,我对京广线有特殊的情感。

解放前,从北京到长江以北武汉的汉口市,叫京汉铁路;长江以南的武昌市到广州市叫粤汉铁路。“烟雨莽苍苍,龟蛇锁大江”,天堑就这样横亘在中国地理版图上几千年。

一直到1957年,中国第一座长江大桥在武汉建成,这两段铁路才连接起来,称为京广铁路。伟大领袖毛主席曾在诗词中咏叹,“一桥飞架南北,天堑变通途。更立西江石壁,截断巫山云雨,高峡出平湖”。

壹 • 一九八五年

一九八五年,我爸妈考上了大学。那一年的九月十日,是中国第一个教师节。他们离开家,坐汽车两天一夜才到西安转火车,那是他们第一次坐火车,那种很古旧的绿皮火车。

火车从西安开始一路向东,到达郑州后南下,南下的这条路就是京广线了。

我爸在武汉读书,武汉站是京广线上的大站,火车到武汉后他就下车去学校报道了。我妈要转南昌再到福州去。

那时候西北已经转凉了,而福州似乎还在大火炉里。火车一路颠簸了四天四夜才到,我妈就这样背着比她身板大很多的行李站了四天四夜。

车窗外的世界吸引着从未离开过家的小姑娘,火车一路向南向东,温度越来越高,我妈说当时她还穿着秋裤。

贰 • 京广线上的十块钱和信

读大学的四年里,我爸妈就写信以保持和家里的联系。学校每月给我爸发十二块钱,我爸给自己留两块,剩下的十块钱寄回家里。

那十块钱和信封就沿着这条京广线走啊走,走过江汉平原,再向西走过山地和高原,最后辗转到达西北一个偏僻的小山村里。

奶奶时常在家门口的老核桃树下坐着,翘首以盼骑着那种二八大踹自行车的邮递员停在家门口。奶奶说有了这十块钱,每个月有人来收电费的时候,她再也不会手足无措,剩下的还够买一些针头线脑柴米油盐。

和现在很多大学生一样,爸妈每年的寒暑假才会回家,帮衬着家里做一些农活,然后返校。就这样,沿着这条铁路线,兜兜转转了四年,毕业后的第二年,他们就结婚了。

叁 • 京广线的路途

我第一次离开老家就是去武汉,爸爸带着我参加他的大学毕业二十周年同学聚会。火车沿着京广线一路南下,植被逐渐变化。南方没有北方那种高大绵延的山岭,却多了很多蓊蓊郁郁的树,以及连成片的水田和几乎不间断的小河流。

我看着窗外,火车轨道分开又交汇,交汇又分开,隧道一个接一个,车里渐明渐暗。

车到武汉的时候,我五音不全的老爸唱起了《长江之歌》,“你从雪山走来,春潮是你的风采……”

那是我第一次看见长江,看见这么大的水流,它就这么流淌了几千年,不动声色却也浑厚汹涌。

许多年后,我爸妈说他们也没有想到,他们曾走过的这条铁路线,儿女们也会在这儿徘徊了多年,一直向南,越过潇湘大地,越过南岭,走到尽头。

肆 • 夜以继日的梦想

去年寒假,我乘火车从长沙回家,春运期间的人流量真的很大,嘈杂,无序,好在也摩肩接踵地上了车。

坐好之后,陆陆续续上来几个农民工模样的叔叔,他们没有行李箱,扁担两边担着两个麻袋,身上背着一个很大但却破破的包。

一个叔叔把麻袋塞进座位底下,从背包里拿出一袋干粮,里面是几块馕饼和苹果还有本身透明但却已变得暗黄的水杯。

叔叔个子很小,脸上满是岁月风霜雕刻的皱纹,他够不到上面的行李架,我上前帮他放好那个背包,他连声说着谢谢。

我问他去哪里,他操着浓重的河南口音说,回许昌的家里过年。不一会儿,火车启动了。叔叔睡着了,伴着粗重的呼吸声。

这条铁路线上每时每刻都承载着这样的旅人。老年人叶落归根的思念,中年人侍奉双亲抚养子女的辛劳,青年人披星戴月的抱负,少年人追逐不息的梦想。

伍 • 京广线的延伸

火车经过几次大提速,高铁动车也逐渐普及,但不变的是2300公里的路程,是四季的交替和从北到南的相逢。

大姐在三亚读书,如果不坐飞机,沿着京广线一路走,到了广州之后,仍能向西南方向走,火车从雷州半岛上了轮船,跨过琼州海峡就到了海南岛。二姐在长沙读书,过了两年我也来了长沙。

一家人就这样偶然幸运却也像是冥冥中注定地走完这条铁路线,也终将在这儿奔波一生。

每一条路途都有岁月,都有故事。

走过春夏的温暖,秋冬的凛冽;走过南北的变迁,山水的冷暖;走过故乡的黄土,远方的星月。来来回回的颠簸了三十多年。

(作者系文学院2014级学生)

编辑:夏汝



上一条: 读顾随《中国古典诗词感发》有感
下一条: 唐诗大美,击节叹赏——《美学散步》选评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