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师范大学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  在线投稿   |  ENGLISH
 欢迎您访问湖南师范大学网站!今天是:
站内搜索:
当前位置: 首页>>师大新闻>>校园文学>>正文

爱国爱家是中华儿女恪守的美德

来源:湖南师范大学新闻网 作者:胡庆云 发布时间:2019年09月29日 10:12 点击:

今月六月,我写了一篇文章,题为《爱国是中华儿女恪守的天职——忆新中国成立前后我们经历的那些爱国活动》,该文在师大新闻网上发表后,反响较大,长子要我再写一篇爱家的文章。

那么,为什么要爱家呢?因为家庭是社会的细胞、国家的户所、人生的住宅、修身的蒙馆、养老的基地。家人爱国、敬业、诚信、友善,则社会自由、平等、公正、法治就有了群众基础,国家富强、民主,文明、和谐就有了坚实户基。《黄帝宅经·卷一》早有所言:“人以宅为家”,“人宅相扶,感通天地”,“人宅相辅,运道不断。”

那么,新时代如何爱家呢?我认为要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努力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处理好家庭的四种相互关系。

首先,要处理好爱家与爱国的关系。毛主席和周总理精辟地阐明了爱家与爱国的辩证关系,毛主席从家国地位关系对两个弟弟说:“我们毛家的规矩,还是先国后家”,那么,爱国又从何处起步呢?周总理特对淮安乡亲们讲:“爱家、爱家乡是爱国的起点,了解家情、乡情是懂得国情的开始,只有了解乡情,懂得国情的人,才能真正热爱家乡,热爱祖国。”因为,国是家之本,家是国之基。国之不存,何以为家,国破必然导致家亡,国强才能致使家兴。回忆抗战时期,日军侵占我们家乡,“峰部队”丧尽天良,杀人如麻。一天,他们到华容北景港镇抓来12名青壮年,全部枪杀,扬长而去。更有甚者,1943年5月9日至12日三天时间,侵华日军在南县厂窖残酷杀害中国军民3万多人,制造了震惊中外的厂窖惨案。与此同年,我的父亲外受日寇侵凌,内遭官僚打压,忧愤成疾,屙黑血而死。

幸有中国共产党领导人民革命,推翻“三座大山”,成立新中国,建设社会主义,进行改革开放,迎来了中华民族从站起来、富起来到强起来的伟大飞跃。我们家也随着进行了从农村到城市的转移,两对儿媳还从湖南迁移到了最早改革开放的新兴城市深圳,在那里发奋图强。从而,我们家庭逐渐实现了从祖先的贫困之家到富裕之家,文盲之家到文化之家的重大转变。现在我们全家人都有大学文化,我是大学副教授,老伴和两个儿媳都是中学高级教师,大孙晖宇大学毕业在深圳工作,小孙丑丑(小名)在韩国高丽大学读书,他从小就种下爱国基因,3岁入幼儿园时见到升国旗,就自动立正举手敬礼,真是楚楚动人。

其次,要处理好家庭内外的人伦关系。一是敬老爱幼,和睦兴家。敬老爱幼,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和睦相处是兴家之道。我们都是父母辛苦生育,长老辛苦抚养。我妻临产前还在上课,产后刚刚满月就去上班,文儿没有奶吃,玉贞的继父母就抱着他向阿姨们讨奶吃,夜晚还要磨米粉,煮糊糊给他吃,后来又靠继父母辛苦抚养,送他读书,俗话说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何况是生我养我的父母与长老呢?二是待人友善,济困解难。我家邻居余松涛夫妇是户佃农,家有三儿一女,每年青黄不接的时候,就缺粮饿肚。母亲深为同情,常常送饭送米到他们家里,帮助他们渡过荒月。时隔六十多年,秀姐(松涛哥之妻)一直将此事记在心里,她临终之前,特别叮咛她的大儿,要他感谢我母亲济困之恩。三是慈善献爱,救助残疾。我们家乡有一位孤独的刘爹,四肢瘫痪,住在一间可以抬走的小木桶屋里,轮流抬到每家吃住一天,当他轮流到我家时,父母亲总是向他嘘寒问暖,父亲还为他擦洗身子,送衣服给他换洗,母亲则做荤菜给他吃,并留他多住几天,他被感动得热泪盈眶。

第三,要处理好成家立业与立德树人的关系。家庭靠立业而兴发,家业靠树人而兴旺,人才靠德教而辈出。我家是教师之家,教师的根本任务是立德树人,培养社会主义事业建设者和接班人。我的妻子1961年于湖南师范学院毕业后,担任过中学团队辅导员、班主任及政治课、历史课教师,被评为长沙市优秀德育工作者和学校优秀党员,在上世纪“唯成份论”横行的年代,她敢于无所顾忌,对待学生不论家庭出身怎样,都一视同仁,关心疾苦,爱护备至,胜似子女。她上世纪60年代初至90年代教过的学生,一直铭记她的恩德,尊称她为妈妈,更有学生王彩虹在2014年为庆贺龙老师80寿诞,特别花半年多时间精绣一幅巨型寿屏,祝福龙妈妈松鹤延年。

我与老伴同行,由于立德树人工作成绩显著,曾被授予湖南省普通高等学校优秀思想政治工作者称号,被评为湖南省教育系统关心下一代工作先进个人。

第四,要处理好家中亲生与继养关系。我家是一个五代、六姓有着亲生与继养关系的特殊可爱之家,积淀了中国近现代社会的一种特殊家庭文化。

我的祖父母和父母本来都是可爱的劳动人民,祖父本姓胡,原籍湖北省监利县,因家贫年青未婚,中年被招郎到董家,祖母生下父亲和叔父,当时约定,他们暂改姓董,三代归宗,原复姓胡。19世纪末年,长江发生大水灾,祖父母房屋冲走,祖母死亡,祖父便带着年幼的父亲和叔父讨乞到长江南岸的华容县胜峰乡,帮蔡家做长工。后来祖父病故,父亲和叔父讨乞到鲇鱼须、集城院一带,帮老板养鸭,父亲特别勤快,善于养鸭,逐渐与老板合伙,然后自主养鸭。时隔七十多年,有些乡亲还在传颂着董爹修善积德,鸭生满蛋,野鸭也飞到他鸭围子里生蛋的故事。

我的母亲姓谢,原嫁竺家生了三个儿子,丈夫病故,难以抚养儿子,便带着孩子改嫁给我父亲。父亲视继子如同亲生,为光栋、寿益二兄操办婚事,并送玉坤兄读一年私塾。后来,几位继兄都待我如亲弟弟,大哥并送钱给我读书,他们的子孙也待我如亲叔叔、亲爷爷、亲老爷爷。1967年底,我和妻子带着次子新天回华容家里过春节,临别时老母亲特别送一包长棉线给爱孙,寓意是希望他长命富贵,希望胡竺两家血缘关系长绵不断。

我的妻子本姓夏,夏家父母亲、姊妹、弟弟及侄儿侄媳妇对我们都非常亲热,如同一家。然而,玉贞从小就过继给龙家姑父母为女,姑父母爱她胜似亲生。龙家继父侄儿没有儿子,玉贞生下长子,当时他虽是我家独苗,也过继给龙家为子为孙,名叫龙文,而受到特别善养。后来龙文夫妇对继祖父母和继父母亦特别孝敬,殷勤为他们养老送终,乡亲们有口皆碑。而且,龙文酷爱《红楼梦》,近两年坚持用毛笔抄写《红楼梦》一书,受其文艺思想陶冶,他有感而写了一些条幅,例如“人是幽蘭雅气足,事当春水惠和风”等等;其书法艺术亦令人喜爱。而且,我的老伴曾悉心照看幼小的长孙晖宇,常常一手抱着孙儿,一手提着东西,爬上六楼,是多么艰辛!现在,两个儿媳,两个孙子都孝敬我和老伴,其乐也融融!

次子新天在桃江继外祖父母和继舅父母之家生长,在长沙读书工作,在深圳成家立业。他无论住在哪里,都热爱那里的人,热爱那里的山,热爱那里的水。近10年来,他写作和发表了多篇乡恋散文,现在集结成书,名为《此心安处是吾乡》,以此抒发他爱家、爱乡、爱国之情。

在国庆节和老人节又将来临之际,我浮想联翩,感慨万端,归结为一句话,我深深热爱我的祖国,深深热爱我的家!

(作者系我校退休副教授)

编辑:刘京颖



上一条: 书时代华章,铸东方荣光
下一条: 重温世界文明古国历史的重要感悟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