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师范大学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  在线投稿   |  ENGLISH
 欢迎您访问湖南师范大学网站!今天是:

父亲的电话

来源:湖南师范大学新闻网 作者:雷欣欣 发布时间:2019年11月22日 17:20 点击:

长沙又降温了。

傍晚下课的时候,漫不经心地洒下一阵细雨。

匆匆忙忙往至善楼赶,继续数不尽的课程。十月的雨飘落在脸上,不算密,却是寒意满满。不知道怎么地,就突然想起来父亲。

已经很久没有和家里通电话了。确切地说,是很久没有和父亲讲话了,和母亲倒是一直有断断续续地联系,或者是说,是母亲单方面地联系我。前两周小弟期中考了,成绩很是不理想,很可能考不上大学,外公的病情有所缓和,已经出院回家了,堂哥家的宝贝出生了,是个可爱的小公主,家里最近新买了车……零零碎碎的,母亲总热衷于向我转达这些消息,然后再发表一些自己的看法。有时候很不耐烦,想告诉她管好自己的事情就好了,哪里来那么多家长里短的长篇大论,但是碍于彼此的身份,又不好太下了母亲的面子,只好沉默或者是极其敷衍地回个“嗯”。有时候我自己都觉得自己过分,但面对这些鸡零狗碎的唠叨,时常会克制不住的暴躁,忍不住对他们恶言相向。

“怎么不接电话?在干什么?”

“生活费还有没有?不够打点给你。”

“最近怎么不打电话回来了,不知道你妈妈挂念你吗?”

“没什么事情就挂了。”

几乎每次和父亲的对话都是这几句,绕不开生活费和母亲。好像我和父亲之间就只有那么两个交集点,也从来不会多过问一句我在学校的生活和学习。

不是没有挫败感的。想说最近在准备考教师资格证,每天争分夺秒地背书真的很累,想说考虑了很久想考研,又担心考不上还错过秋招,想说前两天参加了一个比赛,入围了决赛。但是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

“最近忙。”“生活费我还有,不用打了。”“嗯,挂了。”

简单,敷衍,语气不善。换做是母亲,未必会察觉言语间的暴躁与不耐烦,或是故作不觉。从这点来说,我和母亲还是很有共通点的,偶尔装傻,保持彼此微妙的平衡。

前两天事情繁杂,备考落下了不少课,得抽时间补回来,快离任了工作也要交接,家教的小孩期中考成绩没有进步,上课也不配合,还要纠结考研的事情,一件件一桩桩,都挤在一起,脑子里一刻也不得清闲。更加不耐烦应付这些毫无意义的问候。但是父亲向来不惯着我这些怪脾气。我话一出口,便觉得不妥当,只是那会儿实在没心思,也说不清是不是有赌气的成分在里面。果然,父亲只是沉默了一会儿,便主动地挂断了电话。然后就再也没有打过电话。

这是自我上大学以来,父亲第一次主动挂断通话,之前每次通电话,父亲都会固执地等我主动先按在“结束通话”,即使我一直觉得这是一种没有意义的坚持。自知是自己的不对,不应该如此伤了父亲的心,因着不如意而对亲近的人语带怨怼,好像这样自己就能痛快些。其实这毫无道理可言。

长沙的风不同于曲靖的风的和煦,一年四季都很猛烈,劈头盖脸砸过来,生疼。

又想起高三的时候,接连好几次模拟考都不如人意。虽然嘴上说着没事,安慰自己不过是模拟考,还有一年的时间,却连着半个月整宿整宿的睡不着觉。谁都没有发现我那段时间已经精神恍惚了,包括我自己,还觉得挺神奇,每天依然正常地上课、跑操、刷题,周末照常给家里打电话报平安。任谁也看不出这人半个月没睡过觉了。直到有一天晚上,晚自习的时候突然接到父亲的来电,因为高中那会儿是不允许带手机进教室的,一般都是周末我主动打回去的。躲在操场边接起父亲的电话,“姑娘……”,其实已经记不得父亲当时说了什么,好像什么也没说,只在原本快挂电话的时候,父亲突然这样叫了我一句,便泪如雨下,躲在黑夜的羽翼下,无声地嚎啕。父亲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这样叫过我了,带着安抚与疼惜,记忆里父亲上一次这样叫我,还是很小时候贪玩儿摔到了腿,抱我在怀里,“姑娘不疼,姑娘不疼,爸爸吹。”

第二天我便在学校门口看到了父亲。父亲什么也没说,替我向老师请了一天假,带我出去吃了一顿暖洋洋的火锅,然后守着我在宾馆睡了一个下午。惶惶不定的心,就那样安定了下来。

天气反复不定,冬天快要来了吧。

不同于云南的温暖,长沙的冬天冷得一点儿也不含糊。2号线还没有来,早上出门穿的单薄,只好缩在人群中跺脚。

其实从小到大,我从未和父亲有过如此之久的对峙。明知自己不占理,但还是不肯低头。我们对待亲近的人好像总是更为放肆,温柔地拥抱世界,却将所有的尖锐留给了身边的人,做一个幸福的人,关心粮食和蔬菜,却忘了关心父亲母亲。毫无道理的,因为知道他们不会抛弃我们。人真是一种可笑的生物。突然有点想笑,你什么狼狈的样子,父母没有见过,这般不肯低头是为什么呢。

回到寝室给父亲打个电话吧,告诉他新买的车很漂亮。

2号线来了,人群开始骚动。

刷卡的时候手机响了。“已刷卡”。

(作者系文学院2017级学生)

编辑:胡丽敏



上一条: 摆渡
下一条: 人生天地间,忽如远行客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