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师范大学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  在线投稿   |  ENGLISH
 欢迎您访问湖南师范大学网站!今天是:

月影清幽,平仄一夜凄美的落寞

来源:湖南师范大学新闻网 作者:徐缘雪 发布时间:2019年12月03日 12:57 点击:

有些孤独感被我们挣脱,落入大地生根发芽。有些孤独被风带走,千里传播,寻求共鸣。

——刘同

如果将成长中的丝丝缕缕、纷繁色彩比作天际浩瀚的星群,那么孤独大概是那颗千古高悬的北极星。悠悠岁月里,无论有多少星光曾经黯然陨落,它都长久地亮着,像一只永不熄灭的眼睛,洞穿人世之海中一切聚散离合、悲欢喜乐的起伏汹涌。

黑龙江下雪了,好大的雪。老天似乎要把去年欠下的雪全都补回给那黑土地般,下了足足二十公分,埋了脚踝,凉了北方异子的心。高中一个很要好的朋友发了朋友圈,说她永远记得晚自习的雪,忘不了大雪纷飞的夜晚,和我们在大街上就着十一月冷风唱进心里的歌,哪怕着凉胃痛了一晚上也心甘情愿。“在外求学的赤子,你还好吗?”被她这样问的时候,我想起了那晚街上的路灯,它似乎又照在了我的身上,让我看清楚了现在身边廖无一人,空荡荡。忍不住多读了几遍那条朋友圈,竟也能泪流满面,真的没想到。

于是我拨通了那个朋友的电话,“嘟嘟”几声,听到了可能压抑很久了的嚎啕哭声,“我想家,这里不属于我。”那一夜,相隔两地的两个姑娘举着电话泣不成声,因为埋在心底的苦楚被千里之外的共鸣之声唤醒了。那份苦楚叫孤独,我的孤独被风带到天津去了。

窗外月影清幽,照着屋子里的落寞有了凄美之意。

随后几天她真的请假回哈尔滨了,约了老同学,看了期盼的雪,在雪上写了那个人的名字,然后再依依惜别。而我继续在这里,晚上熬到两点多完成了我大学以来的第二篇小说批评,老师评论说比第一篇好太多了,可教也。

两千七百多公里的距离,我在这里没有亲人,我听不太懂这里的方言,但当我听到老师的那句“可教也”,我的心释然了,我的苦楚值得。我喜欢听老师说我“可教也”,这是我跨越大半个中国,离开父母的怀抱独自成长的目的啊。于是,我打算让那份苦楚落入大地,生根发芽,随风飘荡也好,寻到寻不到共鸣都罢,最终它能开出花来。

每个人都有一段被包裹的岁月,在那段岁月里,我们安居“风眼”的宁静,无论外围狂风如何呼啸,大雨如何瓢泼,我们都有长久的安稳可供休憩。那时有人为你寻天边的某颗星星,替你揽枝头的某朵梨花,伴你渡冗长的漫漫黑夜。但当成长的翅膀穿透包裹的蚕蛹,我们终将一个人踏上那条荆棘遍布的路,望着寂寂无言的月,照那湾沉沉不动的水,游过长长冰冷的人生之河。

于是孤独漫来,铺天盖地。有人选择在感伤的波澜中翻涌,做一只随风而逝的断线风筝,不顾一切的重回象牙塔;有人于幽径中独味信仰的芬芳,邀清风明月,惟守心灵的净土;亦有人穿透情绪的屏障,待呼吸归缓、泪痕渐干,去追寻孤独背后的哲思,挖掘情绪释放后的甘甜与深邃。前者的一生终将被孤独掌控,中者的苦楚也难消弭,而后者的孤独会如一粒种子落入大地生根发芽,最终开出一朵花,仅一朵便沁人心脾,温柔了岁月,永也不败。

我历经了孤独前的迷茫,酸痛、苦楚。确幸于和同样孤独的人们聚集一起时,有月影清幽照亮我平仄一夜凄美的落寞。感恩自己孤独之后能在樱花烂漫下香暗暗的成长,温柔辽阔,不由分说。至此漫漫长途,即使孤身一人也能引吭高歌。

“你是侏儒中的侏儒,至小中的至小,但你是一切。”

你可教也。

你不甘这一夜凄美的落寞。

(作者系文学院2019级学生)

编辑:胡丽敏



上一条: 行走岳麓山
下一条: 摆渡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