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师范大学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  在线投稿   |  ENGLISH
 欢迎您访问湖南师范大学网站!今天是:

1489-4-3

来源: 作者: 发布时间:2017年01月07日 20:33 点击:

黄思睿  

宋词中的落花

 昨夜雨疏风骤,浓睡不消残酒,试问卷帘人,却道海棠依旧。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春风稀疏,东风无力,却也见得落红满地,想来并非那艳粉娇红弱不禁风,而是那些因时节已至得乱落飞絮落入离人骚客眼中,又是另一番光景。  

 满目山河空念想,落花风雨更伤春,不如怜取眼前人。这是词人晏殊得《浣溪沙》。山河壮阔,友人却远在天涯海角,红花一落,更引词人伤春。美好之物总是短暂的,不给人伸手的机会,一回头却付之东流。如何呢?不过怜取一些易怜之人罢了。怎样代替你?正如那飞红,明知之后还有夏荷、秋菊、冬梅,我亦怜惜,不过不是春天罢了。  

 古往今来,落花充当的便是这样的意象:花落人散,花飞人离。晏殊之子晏几道在《御街行》中写道“落花犹在,香屏空掩,人面知何处?”怕是花之落不是暮春将至,而是她承载的情感太多,才会飞红乱眼,丝丝缕缕落在词人的心上。李清照在《一剪梅》中亦云:“花自飘零水自流,一种相思,两处闲愁”。残红飘飞,也牵引着词人的思绪流向远方。不过闲愁而已,哪比得“满地黄花堆积,憔悴损,如今有谁堪摘”来得沉痛?阅尽苦楚之后,方知曾经是年少轻愁,是为赋新词强说愁罢了。但流年似锦,岁月掷人去,唯有落花是不变的,开完了败,败之后开,周而复始,只可怜世事变迁后能杀个措手不及,怎同落花相提并论?!纵是欧阳修,望见思妇,也会有“泪眼问落花不语,乱红飞过秋千去。”的慨叹,为何“泪眼”呢?是为“庭院深深几许”吗?是为离人,还是远亲?  

 “临断岸,新绿生时,是落红,带愁流处。”落花的生命一起始,便被赋予了哀愁与感伤的色彩。纵然她娇媚多姿,随心所欲,落入文人骚客眼中,却成了纤弱单薄,随波逐流的象征。且奈何其生命短暂,恰似流年,终究不过是浮光掠影。 



上一条: 1489-4-4
下一条: 1489-4-2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