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师范大学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  在线投稿   |  ENGLISH
 欢迎您访问湖南师范大学网站!今天是:
站内搜索:
当前位置: 首页>>师大新闻>>电子校报内容>>第1516期>>正文

1516-4-3

来源: 作者: 发布时间:2017年11月22日 14:55 点击:

□李珈彤

访 枫

深秋,独步幽径,登山造访。

满山满谷都是红叶,都是鲜丽欲燃你的红叶。远望如一块剔透的鸡血石,又似一抹醉眠的晚霞。

访枫,因我偏爱红色。毕竟“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在清冷凋敝的落叶季里,心中不免渴切地向往一片有热度的火红。当那一树红叶在山风扫荡中仍诗意迎空,那是多么美丽的忧愁啊!

悠悠红枫,是殉道者殷切的血,在苍凉的世纪里独自红着。“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不复返”,高渐离击筑,荆轲和而歌。那为报恩而走上刺秦王的不归路的勇士,不也是那寒风中悲怆高呼的红枫,以憔悴而透明的身躯爆裂成一片易碎悲壮的轰烈。

哀哀红枫,是美如梨花的悲切的陪葬者,在天宝之后悲哀的红着。辉煌之后,黯淡是怎样的难耐。当马嵬坡的夜雨滴断幸福,未完的霓裳衣舞宛如那一谷红枫,太美丽的女子注定不属于自己,曾经那一席红裙如天边的红枫,在寒风中兀自飘零,诉洗着怎样的卑微与荒凉。

远方那一片炽热的火海,带着历史的厚重与坚韧,傲然燃烧在刺骨的秋日。那殷红的脉络,深深地烙印于红叶之上,它们,与荆棘同愤,与玉环同悲,抑或与李斯同憾,与易安同孤……在贬骨的秋雨里,它们把所有的悲愤、孤寂、辛酸捏碎了和着泪咽下,把掌心撑得酸疼,迎接毫无生机的寒冬。人们总习惯去仰慕“岁寒三友”,可谁曾体贴冷清中那一抹殷红的灿红?它们与历史上的壮士同存,却也与漂泊孤寂的幽魂相伴。

当春的旗帜再次扬起,它们褪去红色的信念,用青绿的叶子默默掩藏了曾令我痴迷的诗意,它们噙着泪微笑,往事如烟,谁复记忆?它们在晨风中舒展着纯洁的碧绿,将百年酸辛的苦酒化作珍珠,细细珍藏,待到秋高风怒号,再为之凭吊。

人是脆弱而渺小的,如一叶红枫,却又是何等伟大而壮美,从憔悴中焕发出无穷的坚韧,用生命的血泪装点着自己的轮廓;干了每滴寂寞,用始终纯洁的自己向开春致敬。

枫,接纳了历史难承之重,散发了寒秋畏驱之热。

访枫,因我将情思都寄托于红枫上;那满山满谷的红叶,牵动着我的情思;风呼啸而过枫叶的呼喊,清晰地响在过去,响在当下,也会响在未来。

只愿如那一树枫叶,在晨风中舒开我纯洁的浅碧,在夕阳中燃烧我殷切的灿红。

(作者系我校附中学生)



上一条: 1516-4-4
下一条: 1516-4-2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