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师范大学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  在线投稿   |  ENGLISH
 欢迎您访问湖南师范大学网站!今天是:
站内搜索:
当前位置: 首页>>师大新闻>>电子校报内容>>第1516期>>正文

1516-4-4

来源: 作者: 发布时间:2017年11月22日 14:55 点击:

□李杰西

风柜来的人,你们如今在哪里

阿清在高雄租借的公寓里,给母亲写信。这信迟迟不知如何开头。阿清发现一只夹在信纸本里头的死蟑螂。他用笔,划出一圈一圈的曲线,将蟑螂围住。他想起小时候和爸爸打完棒球回家经过田野,看到一条逃闯的蛇,爸爸用球棒,一下一下把它打死,它无力反抗。

生活的过程,就像这些事情本身这么无聊,而我们,被生活圈住,就像死去的蟑螂、死去的蛇。

风柜,是澎湖列岛的一个,本身便是一个具有意味的名词。阿清、阿荣、郭仔是这个渔村的青年。他们打架、赌钱、玩台球、滋事、耍流氓、讲义气。以为他们很享受这种生活。事实上,他们遭受周围人鄙夷。他们失落,如这岛上逆行的风。

当母亲将菜刀扔向顶话中的阿清,割伤他小腿的时候,几个青年决定去高雄。他们将这视为再一次对生活的反抗。他们在高雄,投奔阿荣的姐姐。然后认识邻居,黄锦和和小杏。进工厂,各自开始有了对城市生活和未来的理解。

阿荣被大都市的利欲所诱惑,决心自己当老板,赚大钱,与阿清有过一次次思想的分歧。

阿清目睹小杏和黄锦和不愉快的感情生活,目睹黄锦和因偷工厂的零件被审讯被解雇,目睹他们对抗生活的经历和最后的失败。于是他时时在思考未来的方向,期盼新的一切的到来,他也做过诸多的努力:学日语、认真工作、对小杏抱有幻想。

生活最后留给阿清的,让他低下头,在风中沉默。

阿清的父亲死了。小杏陪他回小渔村奔丧。父亲没出事的时候,阿清是在他的疼爱里长大的。不幸的是,父亲被棒球击碎头骨,只能整天坐在门前藤椅晒太阳,阿清的美好时光走了,没有再回来过。父亲的去世,阿清心灵的依靠坍塌了,但这也暗示着阿清曾经千疮百孔的生活的结束。他要开始新的生活,他还有小杏。然而,小杏也很快决定离开去台北。“我只想离开这里”,这是小杏留给阿清的一句话。

每个人都想挣脱眼前的生活,可是我们对未来却永远只有迷茫。我们注定被生活禁锢。

影片的结尾,郭仔选择回到最保守的路上去,选择当兵。阿清则融入到芸芸市井中,站在喧哗的闹市里帮阿荣吆喝卖碟片。

《风柜来的人》是上世纪八十年代,侯孝贤导演的影片。同为导演,对侯孝贤无比崇敬的贾樟柯,用了“悲情”来形容侯的作品。“仿佛银幕上的一切都是我们刻骨铭心的前世的经历,这些记忆在我们转世投生后已经遗忘,侯导的电影却让我们回到过往。”在我们中国人的世界里,或许只有侯孝贤能准确拍出我们熟悉的现实。

我感觉幸运的是,侯孝贤生活的世界与我是有交叉的,于是呈现在他影片的这个世界我也颇感熟悉和亲切。闽南语,呱瑶,老爷庙,光着脚丫百无聊赖走在乡村小路的孩子形态,躲在墙角看别人打架的村民表情。在侯孝贤的电影面前,我也无力反抗,只能沉浸在悲情的氛围,沉浸在他精确的描绘和细腻的情感展现中。

我想问,风柜来的人,你们如今在哪里啊。



下一条: 1516-4-3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