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师范大学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  在线投稿   |  ENGLISH
 欢迎您访问湖南师范大学网站!今天是:

1574-4-1

来源: 作者: 发布时间:2019年09月29日 21:05 点击:

□曹振怡

   

大凡到过长沙的人,几个没过过湘江?凡长住长沙的人,谁不是上百次千次万次过过湘江?过湘江,犹如吃饭睡觉走亲访友,太平常太简单了!然而,于我,尽管以湘江为邻为友为父为母半个多世纪了,尽管百次千次过过湘江,但几乎是每一次,都有內心的激动和感受。每次每次,我都是在穿越历史的时空,每次每次,都是在欣赏艺术的长廊,每次每次,都是在聆听时代前进的脚步声……

第一次过湘江,是1960年的夏天。那时,我还只是个十多岁的初中生,暑期,领父母之命,独自一人,从老家益阳乡下,走二十里旱路,到湘阴铁角嘴搭轮船去长沙,看望刚刚参加工作的山哥。山哥的单位在河西岳麓山的石佳冲。轮船到长沙以后,我先去住在一师附近的大舅家,由表弟后明带我去石佳冲。后明熟悉路径,为赶近路,我们步行到灵官渡,坐上木筏子。长达十多里的桔子洲横在江心,把宽阔的江面裁成两半,洲上换乘木筏,到达西岸的牌楼口。当时年纪小,懵懵懂懂,哪里知道,这两个渡口,这个桔子洲,这片水面,古往今來,留下过多少名人伟人的身影和足迹,又有过怎样的凄风血雨!朱熹张栻曾在岳麓书院讲学,毛泽东和他的少年同学到湘江游泳,到岳麓山吹风淋雨,谁知他们多少回坐过木筏子!特别使人心情沉重的是,1934年红军长征,殿后的部队在灵官渡过江时,遭到国民党军队的阻击,渡江失败,红军战士的鲜血,染红了沙滩,染红了江水……

五年之后又过湘江,是因为1965年夏天考上了岳麓山下的湖南师范学院。这年9月,父亲领着我,兴冲冲去学校报到。那时湘江仍没大桥,我们在五一轮渡码头坐轮渡。两个江面两次渡,轮渡费每人8分。实在记不清一次过河两回渡的情形延续了多久,倒是记得,冬天,湘江水枯,靠西的河段,河床大部裸露,从溁湾镇到桔子洲,铺设有水泥步行小桥,从河西到河东,先走小桥,上桔子洲再坐轮渡,船票由8分减到4分。

坐轮渡过江,听气笛长鸣,看两岸风景,是种快乐。那个年代环保好,天蓝水碧,天晴时,可以真切地体会到毛泽东《水调歌头.长沙》一词里“鱼翔浅底,鹰击长空”的意境,深秋初冬,西望,则可观赏到“万山红遍,层林尽染”的盛景。

这种坐轮渡过江的方式,因为五一湘江大桥的建成,1971年终于结束。从那以后,过湘江,坐上公交车,只需几分钟,与坐轮渡相比,那个速度,真正是快捷如飞了!坐车过江,车到桥之中部,居高临下,视野最为开阔。此时,涌入眼帘的景观,最引人注目的是桔子洲南北两端湘江向南向北奔向天际的宏伟气势,是河西岳麓山依天而立的雄姿。进入新世纪,岳麓山依然万木葱茏,湘江两岸呢,一座又一座一群又一群高楼,悄然无声却又鲜明显目地拔地而起,组成了张家界似的楼的群峰。城东,楼群隐蔽了古城的辽阔,城西,大厦减压了麓山的巍峨……

坐公交车过江,全靠了桥的支撑。随着市区的扩大,人口的剧增,五一路大桥日益堵塞,不堪重荷。于是,我们看到,与之并列的银盆岭大桥、猴子石大桥、三叉矶大桥和暮云市大桥,接二连三,以其雄伟的姿态先后横亘于湘江水面。就此还不夠,交通要道,不仅只向空中发展,而且,要朝江底挺进。这不,在我们长沙,就又有了北段的营盘街隧道,南段的南湖隧道。2014年,更是來了个大飞跃,溁湾镇东向湘江的地底百米深处,长沙市的首条地铁开通了,营运了!长沙的交通史建设史,浓墨重彩地添上了光辉的一页!

这些年里,或乘公交,或坐地铁,飞大桥,过隧道,特别是坐上地铁在地底穿行,人,在车上,心,却念着我们的国家,我们的城市,我们一日千里的事业,念着为了事业迅猛发展而艰苦奋斗的创造者、劳动者。作为一名老市民,內心深处涌动的,不仅是钦敬,是自豪,更多的是感谢,是感激。过湘江,从坐木筏坐公交到坐地铁,人生呢,从青年中年到老年,人虽老了,时代却进步了!十分有幸,老了,却享受了并正享受着时代的恩惠。如今过湘江,岂只是便捷,市政府早有规定呢,65岁以上老人,无论坐地铁乘公交,一律免费!而且,车上设有专供老弱病残孕的座位。我早就加入了享受“特供”待遇的行列。好多回,我发现,车上人多,“特供”己满。不急,年轻一些的同志会在扩音器亲切且频繁的道德宣传声中,主动让出座位來。

啊,过湘江,过湘江,一段历史的回放,一种精神的享受……



上一条: 1574-4-2
下一条: 1574-3-5

关闭